首頁 >  浙江省

調查|誰在往流量里“注水”

    發表時間:2020-04-19

進入移動版,省流量,體驗好

“流量刷手” 新華社發 商海春作

■閱讀提示

不久前,央視等媒體聚焦流量造假問題——某藝人發布宣傳新歌視頻的微博,發布9天轉發量就達到了驚人的1億次以上,相當于三分之一的微博用戶都轉發了這首歌曲。

流量造假現象被媒體曝光,也引發各方進一步思考,流量營銷的背后是如何運作的?到底誰在助推和買單?相關監管又該如何跟進?本報就此進行調查。

隨著監管完善,數據流量交易將越發規范。記者田瑞夫攝

1

流量造假撐起的幌子

在石家莊某軟件公司工作的王澤帥,大學期間曾做過微博自媒體,一直希望在自媒體行業中大展拳腳。“我的微博賬號有三萬多粉絲關注,但是大部分都是我買的,不能進行點贊評論,實際上真正關注我的也就一兩百人。”

王澤帥說,不光他弄虛作假,他的朋友也常常請他做“人工水軍”。

王澤帥的朋友陳先生,在某律師事務所做律師,單位對每月在網上接待的咨詢數量和好評數量有指標要求,被逼無奈只能請親朋好友假裝咨詢刷數量,并且還讓他們統一給好評。

記者身邊請親朋好友做“人工水軍”的案例不在少數,朋友圈里也經常會看到:“自己家的×××,麻煩大家幫忙投票,每天可以投三次,可連續投兩個星期。”

參與這種投票作假的,并不僅限于“人工水軍”。石家莊某金融公司的原女士,參與了公司員工之星的投票評選,通過某電商平臺購買了投票數量。她無奈地說:“大家都買了,我要是不買,如果最后人家1萬票,我卻只有100票,也太說不過去了。”

王澤帥的同事張煥,從事市場推介工作7年了,由于跟推介公司打交道時間久了,隔三岔五就會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微信好友申請,備注信息都是“微博、公眾號、抖音漲粉”,時不時還有一些電商平臺刷單的邀請。“以前我姐賣橡膠枕,我幫她刷過幾次單,從那以后,這些刷單的商家好像都認識了我一樣,各種‘刷單返利’的消息鋪天蓋地。”

幫別人刷單的經歷,讓張煥十分清楚網購的套路,“但是看到網上的好評率和購買率那么高,還是忍不住‘剁手’。”她不好意思地笑著說,“前一陣我花一千多塊錢買了一件兔毛大衣,買的時候看到好評如潮,可誰知道,買回來,兔毛橫飛,穿了一次就壓箱底了。”

某公司職員小南告訴記者她因平臺電商數據造假而遭遇的一次“吃虧”經歷。不久前,她在某點評網站搜索到石家莊一家綜合評分5星、好評率96%的美發機構,于是團購了價值108元的首席設計師的洗剪吹套餐,誰知她進店只是剪了個劉海,卻看到商家拿來了965元的消費賬單。

小南瞠目結舌地詢問原因,商家說他們是“網紅”店,理發師技術精湛,產品高端。雖然不情愿,但她只能硬著頭皮付了錢。

記者根據小南提供的信息,在網上搜索到了那家“網紅”店,發現清一色的五星好評,譬如“價格實惠、無推銷、性價比高”等等,但仔細看,有些評價圖片明顯是從網上下載的,并不是真實消費者的真實評價。

花錢買了教訓的小南事后醒悟到,一些所謂“網紅”店,不過是靠著流量造假撐起的幌子。

2

榜單第一是怎么刷出來的

說起買粉絲的原因,王澤帥坦言:“主要是為了提高文章的瀏覽量,想讓自己寫的東西被更多人看到。”

如果說,王澤帥買粉絲的目的是想有被關注的感覺,那么一些刷單的電商平臺,則主要把這當成了一種營銷方式。

某電商品牌保定代理店店長張園從事電商行業兩年了。“我所接觸的電商,幾乎所有店鋪都是需要刷單的,這只是一種推銷手段。”他不以為意地說,“都是一樣的東西,憑什么別人的就可以到搜索第一、第二,我們的東西卻沒有人能看到。”

業內人士介紹,所謂刷量,就是利用自動化或人工手段,提升網站、社交媒體等目標對象的流量,就連各種投票活動,都可以通過砸錢刷出個榜單第一。

但是,提高瀏覽量、粉絲量、購買量等數據指標,顯然只是刷量的表象。

河北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教授、新聞系副主任甄巍然認為,人們為追求流量而人為創造出來“刷”力,使原本數字經濟發展必然產物的“流量經濟”上,硬生生瘋長出一個“信息毒瘤”,陷入了“只要有流量,就有經濟價值”的誤區,不斷被經濟利益所驅使。

記者實地走訪上述那家“網紅”理發店,并以客人身份加了理發師的微信,發現其朋友圈除了發型案例以外,還有一條頗為吸引人的招聘信息。信息顯示,理發店造型設計師的月均工資給到五千到十萬,并且還有不定期國外旅游、互聯網全資源捧紅等,流量帶來的紅利可見一斑。

在流量經濟中獲利的,不僅是“網紅”商家這樣的需求方,還有那些流量數據的供給方。

甄巍然認為,從目前的形勢看,這種扭曲的“流量經濟”已然形成了完善的產業鏈,產業化頗具規模。

作為產業鏈條中供給方最上游的刷量機構,有一套規范的業務體系,可以直接對接用戶的需求。比如,承擔著自媒體刷量工作的機構,不僅可以承接明星勢力榜的刷榜業務,也可以為有流量需求的自媒體賬戶提供粉絲業務、轉贊評業務以及閱讀量業務等。

大部分刷量機構直接對接大客戶,即消費頻率高、消費量大的企業客戶。曾經在北京某媒體公司上班的楚女士介紹:“多數自媒體消息的閱讀量只占總粉絲量的15%左右,有的甚至不到5%。所以就需要靠數據造假提高自己的閱讀量,付給刷量機構的錢差不多占廣告營收的5%。”

當刷量機構發展至成熟階段,所擁有的人力資源與日常的業務需求無法匹配時,就會衍生出不同層級的“掮客”,也就是刷量代理。

業內人士透露,刷量代理是有償幫助更下游的客戶完成刷量需求的中介。他們通常都會與一些刷量機構維持長期合作關系,收費比刷量機構稍高一些,從而獲得差價,雖然每一單賺取的金額很少,但由于市場巨大,也賺得盆滿缽滿。

記者根據王澤帥提供的二維碼,找到了一家刷量代理組織,被告知,粉絲按照初級粉絲、仿真粉絲、精品真人粉、超品真人粉、達人粉等不同級別,收取不同的費用,最便宜的45元/萬,最貴的是880元/萬。閱讀量的售價也分為短微博和長微博,短微博閱讀量定價是6元/萬,長微博閱讀量4元/萬。

除了機構組織的商業行為,刷量也存在很多個體行為。

石家莊某中學讀高二的小召,是某明星的忠實粉絲,“我太喜歡他了,只要他出新歌我就會瘋狂打榜。”記者詢問她是如何操作的,小召說:“我會買一些微博小號,然后把小號綁定上會員就可以刷榜了。”小召認為,為了自己的偶像花點兒錢,出點兒力,根本不算什么。

有些人追星以求精神上的滿足,有些人刷單則是被小恩小惠籠絡了去。

張園告訴記者:“我們有好幾個專門刷單的群,哪個商家有單要刷了,在群里說一聲,每刷一單就能得到6塊錢的傭金,要是往群里拉人,也可以賺上幾塊錢。”

還在讀大三的小王就加著好幾個刷單群,記者掃眼看過去,每個群都非常活躍。小王說:“沒事兒了就會給那些商家刷一下好評,對我也沒什么損失,動動手就能賺幾塊錢,刷得多了一天還能賺好幾十。”

這種不需要付出腦力和體力,就可以快速獲得利益的賺錢途徑,對于很多人來說都是無法抗拒的。

3

數據流量交易也要監管

王澤帥在采訪結束時告訴記者,現在他已經不再做自媒體,他的微博賬號還是會寫點文章,做些影評,可是卻不再追求曝光度了。“買粉絲、買廣告費錢不說,關鍵是花了錢還沒用。”如今的他擺正了心態,不愿再隨波逐流,只希望做最好的自己。

河北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廣告系主任宋維山認為,造假刷量,不僅對消費者和媒介平臺造成了傷害,更嚴重的是,它也造成傳播內容的僵化,使內容本身失去了生命力和活力,時間一久,消費者認清了套路,內容也就失效了。

還是那家“網紅”理發店,記者打開平臺的評價界面,發現諸如“真不知道這種店的五星是靠多少水軍刷出來的”“刷得星級再高,沒有兩把刷子也走不長遠”等評論,在諸多“好評”中格外刺眼。

甄巍然認為,在打擊數據造假行為問題上,對于個人來說,最重要的是對此類行為產生價值判斷,不盲聽盲從,摒棄不勞而獲和貪不義之財的思想,做到“不以惡小而為之”。

盲聽盲從顯然是眾多消費者的通病。宋維山說:“究其原因,主要還是由于消費者心態不健全,追求質量高的同時又要求價格低廉。因此當我們都認清產品本質,形成健康的消費觀念,也就不會為他人做嫁衣了。”

面對流量造假,消費者個人的抵制畢竟是微弱的,需要平臺媒介、政府、行業等多方的共同努力。

宋維山認為,平臺應給消費者提供多元化的判斷維度,建立更加全面健康的平臺考核價值指向,拓寬判斷途徑,而不是依靠評價等單一指標作出決定。他還建議,相關部門應盡快完善數字經濟市場監管體系和評估制度,強化平臺的自律性,抑制偽造流量和商業信譽行為滋生。

對于層出不窮的刷單現象,京東、阿里等多家電商平臺都采取了監管措施,制定嚴格的公司政策,禁止刷單行為的出現,如發現有商家或工作人員有違反該規定的情況,均按公司規定嚴厲處罰。

業界已經意識到,流量欺詐和數據造假行為正在傷害整個行業的發展,從行業自律到監管體系和機制等領域都尚待完善。

其實,2014年以來,《中國互聯網定向廣告用戶信息保護行業框架標準》《中國移動互聯網廣告標準》等相繼實施,要求廣告協會建立統一的行業標準和數據監測標準,防范數據欺詐。

同時,國務院頒發《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(2014—2020年)》,提出建立健全電子商務企業客戶信用管理和交易信用評估制度,嚴厲查處電子商務領域制假售假、傳銷活動、虛假廣告、以次充好、服務違約等欺詐行為。打擊內外勾結、偽造流量和商業信譽的行為,對失信主體建立行業限期禁入制度。

而且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》第九條規定,今后除了對經營者自己產品的虛假宣傳外,幫助他人進行刷單、炒信、刪除差評、虛構交易、虛構榮譽等行為,也將受到嚴厲查處,“網絡水軍”等不法經營者將依法受到處罰。

對此,專家指出,雖然國家出臺了相關政策,但實際執行過程中,要對流量造假行為進行整治和清除,首要一點,還是要明確監管責任,進而加強對參與數據流量交易各方的監管,從源頭上杜絕部分機構或經營單位通過地下或幕后的交易行為,構建正常的市場交易秩序。(見習記者王璐丹)

■觀察

“注水”的流量走不遠

早在2016年,微信曾對內部統計接口進行了一次升級,屏蔽掉一些刷單工具。不少瀏覽量輕松達到10萬+的公眾號,一夜之間,瀏覽量跌至之前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。

也就是在那時,很多人第一次直觀意識到,一些看起來光鮮亮麗的數據,或許經不起推敲。

數據流量本無好壞和善惡之分,但在利益誘惑面前,一些人抓住了它的漏洞,肆意買流量、買粉絲、刷好評,以至于在行業內形成了規模化、組織化、產業化。當刷量、刷單的行為打破了商業平衡,商家開始變本加厲,全力以赴比拼著刷量技術,而忽視本應關注的東西。

正如有媒體評價的,依靠流量造假出現的所謂漂亮數據和所謂“爆款”,其傷害的不僅是普通民眾,擠壓原創生存空間,更助長了社會的浮躁風氣,最終危害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。

其實,人們也知道,“注水”的流量走不遠。總有一天,刷量的套路會眾目昭彰。當謊言被揭穿,真相浮出水面,吹噓出來的流量泡沫終會破裂。

真正聰明的營銷者乃至商家,不會不考慮整個商業生態,以及產品受眾,更不會涸澤而漁,焚林而獵。在互聯網語境下,他們也關注流量,但更關注自身產品的質量以及創造創新能力。

前不久,國內某商家一款不知名的羽絨服,以合理的價格、保暖耐用的品質、流暢的供應鏈體系,在市場上口口相傳,走紅紐約。自去年底至今,一直保持亞馬遜全美服裝類銷售冠軍的紀錄,成為美國女性衣櫥里的主要產品,被人們稱為“亞馬遜外套”,實現了“草根”羽絨服的逆襲。要知道,“亞馬遜外套”第一年,總共才賣出去400多件,誰也沒有想到,現在它竟然躋身紐約的時尚潮流,在城市中風靡一時。

可見,質量誠信也許并不能很快為企業贏得快錢或一夜知名,但可以贏得更長久、更豐厚的口碑與商業價值。優秀的公司,優秀的品牌,看重的是產品、用戶、戰略、供應鏈等更加本質的東西。

在消費升級趨勢下,無論是互聯網電商還是實體企業,緊要的是嚴控產品及內容本身的質量,著眼核心競爭力的打造,才是立身之本、發展之道。

基于互聯網的各類傳播、營銷乃至商務活動,帶來了諸多變革,同時也在影響和改變著人們的消費方式。流量造假可能帶來一時之利,一時之紅,但隨著人們認知的越發成熟,監管機制的完善,社會和市場最終還是會選擇那些注重質量與體驗,服務和價值的東西。(文/見習記者王璐丹)

万人堂平肖平码网 幸运农场计划软件 安徽11选五走势图下截 四川体彩金7乐玩法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平台 快乐八怎么玩 甘肃彩票快3开奖查询 理财产品哪个好一些 排列五对子技巧 彩票开奖走势大全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b贵丰配资 体彩江苏11选5怎么玩 深圳风采2012008 云南十一选五基本走 小米股票 排列三太假了